多家房企主体信用评级下调 未来三年房企债将逐年上升

部分中小房企的债务危机,显示出这些房企缺钱的窘境,而今年将是考验房企的关键一年。

10月4日,五洲国际控股有限公司(下称“五洲国际”)公告披露,集团目前已接获多起重大法律诉讼或申索,其中包括宁夏高级人民法院、宁夏中级人民法院发出的传讯令状等,合共要求赔偿金额达到7.57亿元。五洲国际表示,由于该集团面临财政困难,该集团未能履行上述付款义务及责任。

10月15日,北京华业资本控股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华业资本”)发布公告称,公司2017年度第一期短期融资券“17华业资本CP001”未按时足额偿付债务融资工具本息,已构成实质违约。同天,宁夏上陵实业集团(下称“上陵实业”)发布公告称,公司12宁上陵/12宁夏上陵债发生违约,该期债券本息合计5.42亿元。

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获悉,上述3家企业均与房地产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。五洲国际曾有“中国商业地产10强”之称,截至2017年底,该公司在全国27个城市开发、运营项目42个,总建筑面积超1200万平方米。华业资本原名内蒙古华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,目前经营范围包括房地产、医疗健康、金融和矿业四大业务板块。上陵实业则成立于1998年,房地产开发系该公司三大支柱产业之一。

时代周报记者从广州一家大型房企内部会议上获悉,其董事长坦言,今年房企大量公司债、信托到期。而在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博士后郑良海看来,正是由于2015年和2016年房企高达1.6万亿元的发债规模,始有今年的偿债压力。他指出,从年偿还量看,今年房企需偿还3963.48亿元债务,接近2017年的3倍,20192021年逐年提高,年偿还规模高达4172.66亿元、4621.51亿元和6713.39亿元。

考验,或许才刚刚来临。

多家房企主体信用评级下调

今年以来,已有数家以房地产为主业的企业主体信用评级被下调。


“从债券到期情况看,根据截至2018年8月31日存续期房地产债券统计,考虑100%回售与50%回售情况下,2018年四季度房地产债券到期及回售规模分别为1904.75亿元与1344.975亿元。相较于今年四季度,未来三年地产债到期压力整体较大。”中诚信研究院宏观金融研究部总经理袁海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尽管目前房地产企业尚未发生境内债券实质性违约,且债券违约集中爆发概率相对较低,但伴随房地产债券到期高峰到来,必须关注房地产债券的偿付风险。

市场高增长可能性不大

不只是债务违约,今年以来,多家房企发债均被终止。

5月29日,碧桂园拟发行200亿元小公募公司债券的项目状态变更为中止。8月30日,花样年2018年非公开发行住房租赁专项公司债券中止发行,该债券拟发行金额为50亿元,品种为私募。10月7日,合生创展公开发行2018年住房租赁专项公司债券终止发行。该债券的拟发行金额为100亿元,品种为小公募。10月13日,雅居乐一笔拟非公开发行的2018年公司债被终止发行,债券规模为80亿元……

“融资收紧压力下,企业应该何去何从?融资杠杆不断收紧的大背景下,一些销售额不够大且债额过大的房企,将会面临资金压力过大的风险。”新城控股高级副总裁欧阳捷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房企不应再奢望未来的市场还会有高增长。平稳的市场,反而有利于企业做好战略规划、调整资源分配、争取均衡发展。

欧阳捷建议,在拓展方面,房企应该缓拿地、拿对地、拿好地,便宜的土地永远可以拿;融资方面,房企可以通过设立地产基金等多种形式,争取相对便宜的资金,降低融资成本。其还表示,在保证产品和服务品质的同时,开发商应继续坚持资金高周转策略,加快资金回笼,确保企业现金流安全。

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从另一个角度看,若部分房企资金压力大,那么加快销售的可能性会比较大。而从偿债方面看,转让部分项目股权,尤其是对于部分地王项目进行联合开发,变得非常有可能。

某国资背景房企的一位中层告诉时代周报记者,行业下行周期下,企业到破产的程度还是少数,更多的企业会因为经营不善的原因而被削弱。海通债券分析师姜超表示,历史上看,房地产企业遭遇资金紧张的情况较常见,但真正出现信用债违约的企业并不多。

“房地产企业持有的资产变现能力强,出现流动性问题可以折价变卖房子或者项目获得流动性。”姜超认为,拥有充分质押物的房地产企业更容易获得融资,或者在陷入困局后更容易找到战略投资者。


电话:18411065616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邮箱:credit315@yeah.net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地址:河北省廊坊市经济技术开发区鸿润道东方花园D4幢